三堂會審|一年損失七億元案背后的紀法考量

發布日期:2020-10-22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圖為山東省乳山市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提前介入王華、周國麟案,與該市紀委監委案件審理室工作人員就案件定性等問題進行探討。孫琳 攝

  特邀嘉賓

  高 偉 山東省乳山市紀委常委、案件審理室主任

  姜府佐 山東省乳山市監委委員

  王華勝 山東省威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

  姜苗苗 山東省乳山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員額檢察官

  編者按

  這是一起發生在國有企業,又屬于金融領域的職務犯罪案件。王華在擔任泰和公司負責人僅一年多時間內,與公司副總經理周國麟共同違法,造成國有資產損失7億余元,其個人受賄800萬元。本案中,周國麟自稱是合同工,如何認定其國有公司工作人員的身份?王華、周國麟在同一案件中為何罪名不同?王華、周國麟同時觸犯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是否應該數罪并罰?導致二人刑期不同的因素有哪些?我們邀請相關單位工作人員予以分析。

  基本案情:

  王華,男,1998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2017年2月至2018年3月,任泰和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和公司”)負責人;2018年3月至2019年1月,任泰和公司黨支部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周國麟,男,2017年3月至2019年1月,任泰和公司副總經理。

  2017年3月,泰和公司為鄒平長城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城集團”)融資人民幣3億元。項目立項后,周國麟擔任主辦客戶經理,其明知長城集團提供虛假的租賃物發票,未將相關賬目發票與租賃物實際核對,并向王華隱瞞該情況,出具虛假報告使該項目通過盡職調查環節。相關工作人員在評審報告中提出該項目風險較高,應當慎重審批,王華認為可以先通過項目審批,放款前再核實風險點,此后項目順利通過審批。周國麟在核保過程中,故意不核實租賃物實際情況,直接與長城集團簽訂相關合同。2017年5月12日,泰和公司向長城集團放款3億元。此后,王華提出將個人游艇出售給長城集團,被長城集團法定代表人劉某甲拒絕。同時,劉某甲考慮到在泰和公司融資3億元,日后可能還需要開展相關業務,送給王華300萬元,王華予以收受。同月,周國麟向長城集團副總經理劉某乙索要好處費100萬元,用于購買個人理財產品及日常消費。

  2017年7月,劉某甲向王華提出希望泰和公司為長城集團融資5億元從事炒鋁業務。王華同意后,安排周國麟擔任主辦客戶經理。項目立項后,周國麟故技重施,利用職務便利使該項目通過盡職調查環節。2017年8月23日,泰和公司將5億元融資款打入共管賬戶。王華再次提出將個人游艇出售給長城集團,被劉某甲拒絕。9月,劉某甲安排送給王華好處費500萬元。

  2017年12月,周國麟為青島某投資公司向泰和公司申請融資5億元時提供幫助,收受項目中介人趙某某所送現金20萬元,用于個人日常消費。

  2018年,長城集團進入破產程序。泰和公司對長城集團融資租賃項目共造成國有資產損失7億余元。

  查處過程:

  【指定管轄】2019年3月10日,威海市紀委監委將王華有關問題線索指定乳山市紀委監委辦理。3月13日,威海市監委將周國麟有關問題線索指定乳山市監委辦理。

  【立案審查調查】2019年3月18日,乳山市紀委監委對王華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于同日對王華采取留置措施。3月19日,周國麟主動到監察機關投案,乳山市監委對周國麟涉嫌嚴重違法問題立案調查,并于同日對其采取留置措施。

  【移送審查起訴】2019年8月4日,乳山市紀委監委給予王華開除黨籍處分,并將其涉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受賄罪以及周國麟涉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受賄罪一案移送乳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同日,王華、周國麟被依法刑事拘留。2019年8月13日,王華、周國麟被依法逮捕。

  【提起公訴】2019年9月27日,乳山市人民檢察院以王華涉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受賄罪以及周國麟涉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受賄罪向乳山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一審判決】2020年6月11日,乳山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王華犯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受賄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周國麟犯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受賄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

  【提起上訴】一審判決后,王華和周國麟分別提出上訴。

  【二審裁定】2020年9月14日,威海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本案有哪些顯著特點,暴露出國企監管中存在哪些問題?

  高偉:王華、周國麟違紀違法問題案情重大、復雜,主要有以下特點:

  一是該案屬于重點領域的腐敗案件,專業性較強。十九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要求,深化金融領域反腐敗工作,加大國有企業反腐力度。王華和周國麟案發生在國有企業,又屬于金融領域,是各級紀委監委關注的重點領域典型案件,專業性較強且較為復雜。我們從審計、財政等部門抽調業務骨干,對涉及的融資租賃業務、企業往來賬目進行審計、核對、取證,用專業知識破解案件查處難題。

  二是調查對象的反調查意識較強。長城集團在公開發債市場出現違約后,王華預感長城集團在泰和公司的所有融資業務將會出現逾期,甚至無法收回,擔心自己收受賄賂的事情暴露,先后找多名律師咨詢,并與相關人員多次串供,企圖通過編造虛假交易的微信記錄、制作虛假的買賣協議等方式,掩蓋收受賄賂的事實,這也大大增加了此案查辦難度。

  三是賄賂數額巨大、造成損失重大。王華在擔任泰和公司負責人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先后兩次收受賄賂800萬元。同時,王華和周國麟作為國有公司管理人員,徇私舞弊,不認真履行職責,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高達7億余元,影響惡劣。

  該案暴露出國有企業在公司治理和責任監管等方面存在的漏洞和不足??此浦贫冉∪?、層層把關、重重審核,卻層層失責失守,造成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對于本案中發現的問題,威海市紀委監委督促主管部門、包括泰和公司在內的市屬國有企業深化以案促改,完善國資監管體系建設,推動建立有效制衡的決策、執行、監督機制;督促主管部門召開國企警示教育大會,加強黨紀國法教育,深入推進“廉潔國企”建設;推進市管企業紀檢監察機構改革,向市屬國企派駐紀委書記,緊盯重點項目、重大工程中項目審批、資金使用等環節,加大監督檢查力度。

  2.周國麟是否具有國有公司工作人員的主體身份?其濫用職權行為與泰和公司的損失是否存在因果關系?

  姜府佐:監察法規定六類監察對象,其中一類就是國有企業的管理人員,包括國有獨資、控股、參股企業及其分支機構等國家出資企業中,由黨組織或者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提名、推薦、任命、批準等,從事領導、組織、管理、監督等活動的人員。周國麟在上訴時稱自己只是合同工,在泰和公司亦未從事公務工作,不具有國有公司工作人員的主體身份。對此,我們認為,首先,要確定泰和公司是否屬于監察法規定的國家出資企業。泰和公司是由三家國有獨資企業共同注資成立,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國家出資企業中職務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七條關于國家出資企業的界定,可以認定泰和公司屬國有公司。其次,判斷周國麟是否屬于國有公司工作人員,關鍵看其是否行使公權力,其行為是否損害了公權力的廉潔性。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規定,國有公司的董事、經理、監事、會計、出納人員等管理、監督國有財產等活動,屬于從事公務。周國麟作為泰和公司副總經理,分管市場一部、二部,實際也履行客戶經理職責,即行使國有資產管理職責,有別于一般性的勞務、技術服務工作。因此,周國麟屬于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的適格主體。

  認定濫用職權行為與重大損失的客觀危害后果之間是否存在刑法因果關系,關鍵是審查濫用職權行為對客觀危害后果的發生是否實際發生了作用。盡職調查屬于周國麟的工作職責,也是評審委員會作出決議的重要依據。周國麟在盡職調查過程中,明知長城集團提供虛假的租賃物發票仍幫助其隱瞞,在未對租賃物盤點核實的情況下出具盡職調查報告,在重組業務中與王華放棄質押方式增信等,導致泰和公司融資款無法收回。其行為屬于濫用職權行為,與泰和公司的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周國麟向評審委員會闡述項目無風險,授信部門、評審委員會介入因素沒有中斷因果關系,在“一果多因”的情形下,不能因介入因素的存在而否認其因果關系的事實。

  3.本案中,為何王華涉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而周國麟涉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

  姜苗苗: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是指國有公司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行為。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是指國有公司的工作人員,由于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破產或者嚴重損失的行為。兩罪的犯罪主體都是國有公司的工作人員,且都屬于結果犯,主要區別在于主觀方面不同,失職罪是行為人意識到自己是履行職責,由于各種原因而不履行職責或者不認真履行職責;而濫用職權罪是行為人意識到自己在行使權力,不該用而用,超越職權濫用職權的行為。區別失職還是濫用職權的關鍵還是要看行為人的主觀過錯,失職罪的主觀方面一般是過失或者間接故意,而濫用職權罪的主觀方面一般是直接故意。同時,兩罪的追訴標準也有所不同。

  本案中,周國麟作為公司副總經理及主辦客戶經理,在負責盡職調查工作過程中,違反公司規定,徇私舞弊,明知長城集團提供虛假的租賃物發票,未將相關賬目發票與租賃物核對,向王華和評審委員會隱瞞該情況,出具盡職調查報告使該項目通過盡職調查環節,這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行為是濫用職權。王華因為輕信周國麟出具的盡職調查報告,未履行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及評審會主任委員的職責,對調查報告認真監督檢查,未慎重審批放款,在相關業務部門未對租賃物進行定期檢查等情況下,并未要求相關部門按規定執行,也未調度質押物監管情況,怠于履行工作職責,放任危害后果發生,同時,王華對周國麟徇私舞弊的行為并不知情,應當以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4.王華、周國麟均同時觸犯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是否應數罪并罰?王華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周國麟被判有期徒刑八年,刑期不同的因素有哪些?

  王華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刑法分則第三章第三節、第九章規定的瀆職犯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受賄罪和瀆職犯罪數罪并罰?!蓖瑫r,根據刑法第九十三條規定,國有公司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周國麟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依法應數罪并罰?;谕瑯拥脑?,王華同時構成受賄罪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依法應數罪并罰。

  關于量刑問題,根據刑法第六十一條之規定,對犯罪分子決定刑罰時,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來確定。王華和周國麟刑期不同的因素,從犯罪事實上,二人受賄的數額有差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王華受賄數額800萬元,應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幅度內予以量刑;周國麟受賄120萬元,應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內予以量刑。從性質上,二人的職務及職責不同,周國麟作為副總經理未履行盡職調查環節職責;王華作為董事長兼總經理,未履行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及評審會主任委員的職責,導致本案相關項目獲得審批放款,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所以王華的責任更重。從量刑情節上,王華具有坦白、部分退贓等從輕情節;周國麟具有索賄法定從重情節,具有受賄部分自首、全部退贓等法定從輕情節。綜合上述情況,王華、周國麟刑期不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程威)

免费下载北京麻将 24768525369639087357420941641955496541094693099970658149501301167835780692210727751729970567269898285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